诗词丨纳兰性德:活着不开心,不如做一条鱼

欢迎大家阅读“景德镇南河公安”头条号。如果您喜欢本头条号发布的文章,还可点击左上角关注我的头条号,每天都有精彩文章推荐


诗词丨纳兰性德:活着不开心,不如做一条鱼


作者:柴华

诗词世界原创

中国古代留名史册的文人骚客,没有八千,也有一万。要是在这堆人杰里搞一场选秀,选一个偶像剧的完美男主角,我猜冠军肯定是——纳兰性德。

李白,有才,不深情。

杜甫,有才,不帅气。

苏轼,有才,没有钱。

……

纳兰性德,有才、有钱、帅气、谦和、真诚、痴情,最让粉丝尖叫的是,他还有点性感小忧郁,放到今天,这就是屠榜的存在啊!(但是活得不长)

诗词丨纳兰性德:活着不开心,不如做一条鱼


诗词丨纳兰性德:活着不开心,不如做一条鱼


纳兰性德,可以满足一个怀春少女对梦中情人的一切幻想。不说别的,名字就相当超凡脱俗。纳兰性德,字容若,号楞伽山人。听听,这十个字,就够我脑补一篇小作文了。


他出身高贵。纳兰氏是满洲八大氏族之一,据《啸亭杂录》记载,当时皇家为格格们挑选驸马爷,都是从这八大氏族中选婿。他的父亲纳兰明珠在康熙早年权倾朝,他的母亲是英亲王第五个女儿。

他很帅。曹雪芹的爷爷曹寅是他的好友,与他同为御前侍卫,曾写诗道“忆昔宿卫明光宫,楞伽山人貌娇好”。

他有才。17岁入国子监,18岁中举人,19岁中贡士,22岁补中进士。什么,中间空三年,说明实力不够?不,那是他是因生病耽误殿试了。他还武艺高强。“上马驰猎,拓弓作霹雳声,无不中。”

可是呀,就这么一个完美的小帅哥,他生活不开心!很多人在谈及纳兰性德的忧郁时,总带有一种隐晦的桃色,似乎这个男人身上,可供挖掘的只有他的爱情。

当然,我不能否认,让纳兰性德走入现代人视野的,的确是他的爱情。

01多情应笑我

纳兰性德的人生中,有四个女人经过。

第一个,是隐秘的初恋。未知姓名,有人说,那是他的表妹,也有人说,那是他的丫鬟。无论如何,总有那样一个绰约的身影隐现于词文笔墨之间,抒写着少年的轻愁与落寞。

如梦令正是辘轳金井,满砌落花红冷。

蓦地一相逢,心事眼波难定。

谁省,谁省。从此簟纹灯影。

第二个,是刻骨的爱情。

20岁那年,纳兰性德成亲了,他的妻子是两广总督卢兴祖的女儿,这是一场传统的包办婚姻,和一场公开的利益交换,但也是一场幸福的邂逅。身为大家闺秀的卢氏,有才有貌有情趣。“生而婉娈,性本端庄,贞气天情,恭容礼典。”

先结婚,后恋爱,然后,纳兰性德就一头掉进了爱情的蜜罐。两个人会像小孩子一样捉迷藏,“忆得双文胧月下,小楼前后捉迷藏。”

妻子会给他挠痒痒,“春葱背痒不禁爬,十指槮槮剥嫩芽。”即使只一两日不见,两人也是难舍难分。“待问归期还未,已看双睫盈盈。”

诗词丨纳兰性德:活着不开心,不如做一条鱼


婚后三年,21岁的卢氏为他产下麟儿,却在一月后撒手人寰。拥有时多幸福,失去时就有多痛苦。卢氏的灵柩寄存在禅院,纳兰性德常常去看她,如同生时一般,他与她说话,为她写诗,但再不会有她的品评与笑靥。


小令《荷叶杯》

知己一人谁是?已矣。赢得误他生。

有情终古似无情,别语悔分明。

莫道芳时易度,朝暮。珍重好花天。

为伊指点再来缘,疏雨洗遗钿。

于纳兰性德而言,卢氏,不仅是他的妻子,他儿子的母亲,更是他的高山流水,他的人生知己。他们在茫茫众生中蓦然相逢,径直闯进彼此的心,默默会意于灵魂深处,何其有幸,又何其悲哀。

“被酒莫惊春睡重,赌书消得泼茶香”,那些琐碎平凡的小事,都成了后半生中折磨他的伤。

第三个,是无奈的责任。

卢氏三年忌日的那天,纳兰性德写道,“三载悠悠魂梦杳,是梦久应醒矣。料也觉、人间无味。”

无味的人生还是得将就着过。于是,他娶了一等公瓜尔佳颇尔喷之女为续弦,这个女子是一个模糊的影子。纳兰性德在写给卢氏的《沁园春·代悼亡》中写道:“鸾胶纵序琵琶,问可及,当年萼绿华”。

鸾胶, 是丧妻男子再娶之意;萼绿华,是传说中的仙女。这句的意思是,即便我已续弦,但谁又及得上你?由此可知,纳兰性德和官氏之间的感情并不深厚,这场婚姻不过是应付父母的责任感使然,抑或仍是一场利益的交换。

这一男一女,也不过是萍水相逢的一场荒凉。

诗词丨纳兰性德:活着不开心,不如做一条鱼


第四个,是最后的挣扎。


纳兰性德在给好友顾贞观的信中写道:“弟胸中块垒,非酒可浇,庶几得慧心人,以晤言消之而已。沦落之余,久欲葬身柔乡,不知得如鄙人之愿否耳。”

人生的诸多苦楚令纳兰性德不堪其难,他也想给自己一条出路,也许,一个像卢氏那样的红颜知己,可以暖一暖自己这颗冰冷的心。

沈宛是纳兰性德主动结识的,这位江南才女长于诗词,她《选梦词》中的温柔,让纳兰性德有一种春天的错觉。然而,清朝满汉不通婚,更兼之沈宛出身风尘,这场相逢终以离别落幕。

我总觉得,沈宛之于纳兰性德,与其说是重生的爱情,不如说更像一根救命的稻草。她是他在这个世界里努力抓住的最后一个支点,一个活下去的理由,然而,终究还是崩塌了。

02胸中块垒多

纳兰性德说自己“胸中块垒,非酒可浇”,并不是纨绔子弟的无病呻吟,而是经年沉郁的不得志。也许在很多人看来,他是衔着金汤匙出生的天之骄子,纳兰家族的荣耀,足以令他躺在祖先的功劳簿上吃一辈子。

但实际上,纳兰家族与爱新觉罗家族的利益纠葛,就是一张天然的罗网。纳兰性德的曾祖父被努尔哈赤绞杀,他的外祖父英亲王阿济格,是多尔衮的同胞哥哥,在多尔衮死后企图摄政,终被削爵、幽禁、赐死。当然,那些对于年轻的纳兰性德而言,实在都已经有些遥远。

初中进士的时候,他也不过是一个理想远大的年轻人,他满怀激情,一腔壮志,准备干一番大事业。然后,康熙皇帝让他做了个御前侍卫。清朝的御前侍卫可以说是身份的象征,这是皇帝的贴身保镖,不是根红苗正的满蒙贵族子弟,这个官职是与你无缘的。可是,这种荣耀,纳兰性德他不喜欢。

“日侍上所,所巡幸无近远必从,从久不懈益谨,上马驰猎,拓弓作霹雳声,无不中。或据鞍占诗,应诏立就。上有指挥,未尝不在侧,无几微毫发过。”

梦想中的“治国平天下”变成了贴身保镖兼秘书,生活单调到凝固,一眼看不到尽头。卢氏还在的时候,一切还没那么难以忍受,但那个唯一可以诉说的人走了,疲惫就无孔不入了。

纳兰性德的心理很矛盾,一方面,他想要一偿壮志,他在给朋友的诗中写道,“平生纵有英雄血,无由一溅荆江水”,这样的理想不能实现,他便又有退隐之想,同朝为官的韩菼为他所作《进士一等侍卫纳兰君神道碑》中写道,“身在高川广厦,常有山泽鱼鸟之思”可这仍是一个奢望。

近十年的贴身侍卫生涯,对纳兰性德而言,不啻为一种折磨。他既没有人身上的自由,“无事平旦而入,日哺未退以为常”,更缺乏精神上的放松,伴君如伴虎,难测的天威常让他“惴惴有临履之忧”。

纳兰明珠与索额图的党争,更令他充满忧虑。对于父亲的贪污受贿、结党营私的行径,他不以为然,然而,身为人子,他却难以提出异议。事实上,他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,一直任御前侍卫,而未获实职,也不乏康熙皇帝平衡党争的考量。

人人羡慕的高贵出身,成了那堵围困他的朱红宫墙,退不得,逃不得,进不得,生生困出日复一日的默默哀叹。

采桑子·塞上咏雪花非关癖爱轻模样,冷处偏佳。

别有根芽,不是人间富贵花。

谢娘别后谁能惜,飘泊天涯。

寒月悲笳,万里西风瀚海沙。

没有人听到他灵魂深处的哀叹。

诗词丨纳兰性德:活着不开心,不如做一条鱼


1685年5月,纳兰性德在一次文会后骤然病倒,七日后,与世长辞。不知是不是天意,他走的那天,是卢氏的忌日。时间回溯六年,那时,24岁的他出版了自己的《饮水词》,一时间京师震动,人人争唱。他们感叹他的少年得意,感叹他文笔的清丽婉约,感叹他与亡妻的缱绻情深,却很少有人注意到封皮上的三个字。饮水词,“如鱼饮水,冷暖自知”。


纳兰性德就是那条饮水的鱼,这世间的水,太冷太冷了。

无论是面对父亲还是君王,他都做好了一个儒家观念规定的人,做好了一个孝子贤臣,然而,他却做不好自己。这水太冷,且让他,歇一下吧!


参考文献:

《通议大夫一等侍卫进士纳兰君墓志铭》

《进士一等侍卫纳兰君神道碑》《清史稿·纳兰性德传》

【作者简介】柴华,榆树市作家协会会员,一个温柔的东北妹子。诚挚地热爱文学,热爱诗词,热爱生命。我愿以生活勾画文字,以文字描摹生活,文学路上,生命不息,笔耕不辍。

诗词丨纳兰性德:活着不开心,不如做一条鱼


文章来源:诗词世界,版权归作者所有,不代表本平台观点。

声明:如有侵权,造谣,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,谢谢!